紫陽☆マモコウ尊いぃぃぃぃ

マモコウ尊い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

【占tag】三周年点文

只需要关注我并评论三周年想对爱娜娜说的话,就可以点梗/点CP,抽一人写一篇3000+的短文。
对,只要抽到你点啥我就写啥。
注意事项:
不可以同时点梗和CP,怕一些太刁难的我写不来。
❌路人攻或路人受/乙女【当然和纺妹不算】/月云了相关
这些将会直接被过滤不予受理。
必须同时关注评论!
评论量不过10不开,直接问亲友点梗。
开奖8/25日,一个月内完成。

【池袋兄弟】暮夏的凌晨三点半

试试写drb
三兄弟好哇。
没有CP向就是兄弟家常
深夜补番的感觉真的爽。
——————————————————————————————————————————————————————————————————
为了防止太太们被辣眼所设的分割线。























自己是想了什么才答应他们让他们陪自己看深夜番大结局?
山田一郎后悔了。
两个弟弟,一边的个半眯着眼昏昏欲睡自诩是哥哥完美复制品的脸上挂着靠啊赶紧让我去睡觉的表情,另一边十四岁的小神童则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把注意力从好想睡好想睡好想睡转移到动画内容上让自己稍稍清醒,但显然反抗失败眼皮还是不断打架。
「喂,你们还是回去睡吧……三点了,你们两个明天要上学吧。」
发懵的两个弟弟被长兄的提醒惊起,连忙否认自己已经困到快猝死的事实。
「不不不哥哥我不困,才三点而已没事的明天早上我们物理老师请假物理课改自习可以睡一会的!」
「一哥不用担心啦我没事!毕竟是我说好要陪一哥看的半路自己跑去睡觉怎么行?明早在学校睡个一节课就好了反正我都会的!」
山田一郎边心想这个上课睡觉的习惯是不是自己带歪的边回复两个弟弟:「上课睡觉被老师抓会很惨的啊,还是早点去睡吧你们。」
「没事的!」
「我可以的一哥!」
得到了明显是嘴硬的回答之后,山田一郎决定还是别管他们了。
「那你们要自己把握好分寸别再让我被叫去老师办公室了哦。」
「了解!」两声回答同时响起。

凌晨三点半,山田家电视被长兄关掉了。
「好,完结了,你们也早点回……」
半句没说完的话停在半空。
两个弟弟东倒西歪地靠在沙发上睡得似乎连洪水淹到家里来都不醒。
「真是的都叫你们别硬撑了……第二天落枕看你们怎么办。」
做哥哥真难。山田一郎小声吐槽了一句,转身去壁橱里拿出两块毛毯盖在睡得像加班三天通宵刚刚碰到枕头的社畜一样的弟弟们身上。
做了梦的山田三郎在毛毯接触到身体的时候小小嘟囔了句「一哥」。
「好啦好啦,在的。」
但是当哥哥就是开心这点好啊,至少当他们的哥哥是这样。
「那么晚安。」
凌晨三点半被暮夏的夜风吹动的风铃宣告一天的结束。

【ナギヤマ】花之名

这是个17岁的大和翘课遇见14岁的ナギ的故事。
过去捏造有。
ooc有且多。
看着玩玩就好别当真。
角堇超可爱又好养是我草花盆里的的的心动选手了,有的长得像兔兔一样xx









二階堂大和今天破天荒翻开了相册,还是不堪回首的高中时期那一本。
其实只是找书的时候偶然看见了那本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的册子,擦干净之后一看,才发现是那本尘封可大概是平成最后的夏天高温把他热昏了头吧,他鬼使神差地翻开了那本装载着恐怖黑历史的相册。
有一点褪色的硬壳封面打开,一枚小小的浅金黄色押花落入刚好摊开的掌心。
「这是……」

那是五年前的春天。
四月。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冷得不可思议,鬼知道倒春寒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来个马后炮。
17岁的二階堂大和翘课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啥想干的。虽然翘了也没事,他那无所不能的老爹会帮他解决。但无聊终归无聊,他最后选择了在冷得像深冬腊月的河边无所事事的狂扔石头进河。
去你的学校。
去你的同学。
去你的生活。
去你的混账老爹。
去你的这个垃圾出身。
去你的世界。
混杂的想法随着掷向水中的石子挨个从思绪里冒出来,跟着扩散的涟漪在脑中回响,混杂,搅拌。
「……你好?你好?」
一个尚未变声还稍显幼小的声音在用生硬的日语叫着他。
被这破烂思想弄得昏昏沉沉地好久没听见,回过神来声音的主人已经拿手在他面前晃了几下。
匆忙推了推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快滑到鼻尖的眼镜,正色用几百年没用的英语回答道:「啊刚刚发了个呆没听见,找我干什么?」
仔细一看是个欧洲人面孔的少年,大概刚上初中吧。深海蓝的眼映着他那副颓废中二高中生的脸,显出巨大的反差。
「我想,问路。」
少年一字一句地拼凑着陌生语言的音节。
「我来这里找我朋友。但我Get lost…… 」
「你找别人不好吗?」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少年指了指空无一人的街。
「……那好,他在哪等你?」二階堂大和才刚刚反应过来自己跑了很远。
一张纸条落在二階堂大和的手掌上。
仔细看看那个地址,离这里很近。
二階堂大和很快给少年指了路。本来遇见这样的人他都会一句「不知道」搪塞过去拒绝的,但这回他没有拒绝,连他自己都惊讶。
「……谢谢。」少年笑了。
如果笑容可以用颜色形容,那么这个笑就是夏天柠檬汽水的淡黄色,明亮又能令人平静。
少年没有立刻走,而是打量着他的表情。
「You look so tired.」
「啊?」
少年以为他不明白,便掏出词典翻了翻,一字一顿地念:「你、好像、很累。」
原来脸上的颓废已经达到小孩子都能一眼看出的程度了吗?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朵浅金黄色的小花被按在了抓着字迹秀美的纸条的同一只手上。
「It's a gift for you, sir. Be happy.」
说完这句之后,少年飞一般地从河滩跑走,只留下一个像是冬阳的笑容。
这天他破天荒地早上翘了课下午就回去了,还硬着头皮咨询了女同学做押花的方法,最后那朵在词典里压干的小花被他夹在相册里,跟着他毕业、上大学、出道搬进宿舍,没再动过。

「……ヤマト,ヤマト?」
从回忆中脱出时,才发现六弥ナギ已经进来。
「这是ヤマト的相册?」
扶扶快掉的眼镜,他回答。
「对啊。」
「oh,可以给我看看吗?」
「不行,绝对不行。黑历史怎么都不能看。」
年下的恋人撒娇似的从后面一把圈住他,仗着身高优势从肩上探出头看着相册。
「喂你……别看了啊!」二階堂大和一只手抓着干花,另一只手试图拦截六弥ナギ的视线。
不过似乎六弥ナギ在看到相册内容前,先被挣扎时从二階堂大和手中飘下的干花吸引了视线。
「这又是……?」
「啊很久以前一个小孩子送给我的。对了你知道是什么吗?反正五年了我都没查出来是什么」
六弥ナギ接过干花翻看一会,得出了结论。「是角堇。」
「诶这样吗……真厉害啊,哥哥自愧不如。」
「花语是谨慎、严谨。」
「就连花语都……还真是认真的花啊。」
「还有一个,是小小的幸福。」
「哇……」
五年前那个送给他花的小孩是否也知道这个?
不论是不是,那个小孩大概是不知道这朵花花语中的「小小的幸福」已经在接受花的人身上得到了实现吧。
合上相册的他在放松一点的怀抱中转过身,埋在恋人发尾边感受着洗发水玫瑰味的香气。

东京湾 其之二

今天虽然是抓马剧透过大年但是我还是更的东京湾。
我不会把花花弄死的,我以我的人格发誓。





其之二 生灵,无法触碰,五月雨连绵的夜


从医院离开已经三点多,草草补眠后睁眼手机日历就显示是截稿日前一天,下午又是排满的摄影工作,再加上事故的事,篁志季已经到达身心俱疲的临界状态。但唯一能解除这种状态的人目前正在密密麻麻的管线之中沉睡,虽然他沉睡的脸就算缠着绷带粘着纱布也美得像是在梦中旅行。
好歹交上稿,摄影工作也顺利结束,篁志季久违的尝到忙到头昏眼花的滋味。电车因为故障停运,灰月又因为事故的处理而不能来接,深夜十二点推开宿舍房门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洗澡倒头就睡。
好像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累。
他边这么思考着边把被细雨打湿一些的外套挂起。
环顾四周,累得开始模糊的视线中有个淡淡的人影。
他定了定神,寻思着这种时候为什么有人会在自己房间,掏出手机准备叫人过来。
仔细看清那人的脸后,手机直接从他的手中滑下,磕在木地板上。
软套和地板碰撞的闷响带出了自他口中零落的一个名字。
「……里津花……?」
按道理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世良里津花,确确实实的站在这个房间。身上单披了一件薄单衣,隐约露出的手脚上缠着绷带,还有在各处粘着不同大小的纱布。
「……你能看见我吗?明明大和翼,灰月他们都看不见?」
世良里津花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惊讶,当然篁志季也是。
「是啊,看得见。还有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突然出现在这里吓到了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总之是出事之后再睁眼就到你房间了……我现在大概是……嗯,生灵这样的状态吧。在你回来之前试着走了走,也去找了翼他们,身体活动倒是没问题,除了走不出这层楼也进不了我房间以外基本可以自由行动,东西也碰得到,但是碰不到人,像这样。」
世良里津花拾起在地上躺了一会的iPhone X,交给篁志季,在两只手相碰的瞬间篁志季的手直接穿过了世良里津花——也许说是他的灵体更准确——的手。
「如你所见。我现在就是这种半灵体的状态,翼和大也看不见我,只有你能看见。奇怪的是我的记忆就只到被撞前一秒而已,那一瞬间想了什么是什么感觉都一点也记不起来,看见一辆车向我冲过来,然后眼前一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我的身体还活着是从灰月那里听说的。」
「是吗……」
篁志季活了27年第一次遇见这种不是常理能说明的灵异事件。灵魂出窍这种事若不是这样亲眼所见说出来肯定没一个人会信。
最重要的是,让世良里津花的生灵回到他的身体的方法是什么。
生灵离开身体太久就会回不去,他从小听到大的恐怖故事都是这么说的。若回不去这个身体会变成什么样?用脚指头想都能想的出来。
「现在,你觉得该怎么办?你的身体还躺在医院,生灵在外面太久就回不去了你也知道吧?回不去你就会死啊。」
「……我知道。生灵听说是某一瞬间的强大执念产生的,那找出我对什么有执念并且解除它大概就能把我带回去了。但我的执念是什么……我连出事那一秒的记忆都没有。以前的记忆也很模糊……我甚至连第一次见你是在哪里,为什么会和你见面都记不太清。」世良里津花露出了有些悲伤的表情。
「……」
空气一下子陷入尴尬的沉寂。
「……怎么办呢……要是我没有失去记忆就好了。对不起……连这样的记忆都没有了,明明这么重要。」像是精工雕刻的艺术品的脸上混杂着悲伤、歉意和痛心,虽然这个人美得如同古典画中的忧郁美人,但这样的表情却像一片片的玻璃扎在人心上,令胸腔一阵刺痛。
没关系,失去的记忆只要再找回来就好了。
灵体状态有些恍惚的意识里,世良里津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窗外是梅雨季节连绵的雨,映着不夜城的灯火。

气死
发一次屏一次
试试发图吧,看不清就敲我

今天到底为啥没放月普罗?????而且还一句话不说???您司马吧??????靠啊???
一段rap献给逼站
Hey 逼站你给我好好看看
多少无知少女在家里等着看
熬到十点半了还是2233亲
放了女孩子鸽子还让人家生气
不如不要直播别给我们留余地
就算版权方不给也请提前说明
我们Wakuwaku等来一句不行
你以为谁都像你有钱还自由
上海也不是想去就能去
不直播就算了吧
没影像也算了吧
欺骗少女感情are you kidding me?
请你现身说法给我一个答案
这种欺骗行为我们不能允许
月普罗女孩们要的不是对不起
放录像or说明请二选一please
没有事实真相我们的骂声不会停

靠啊。

儿子。
名曰莫比乌斯。

记个梦马住。

做了个很恐怖但是很精彩的梦。
梦见我进入了里世界,是一个幻境。我必须要逃出幻境,不然我的自意识就会消失。
里面所有人都变得很机械,笑得很诡异拉住我的手叫我的名字,那个表情很诡异一辈子都不想再看一次。【很奇怪,我一般梦里人的脸很模糊,但是出场了几乎全班同学声音长相都和现实一模一样的清晰】
我和一个正常人同学一起驾着我爸的车从停车场出来,场景就变成我家楼下。【那个朋友和我都是未成年】
我在我家的场景为了逃脱杀掉了我爸和我很铁的舍友。
然后坐上朋友的车往外跑,然后到这里我就被吓醒了。
然后其中穿插我的人设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重复告诉我「这是个幻境」「现实中你要什么什么」,我如果不想管这个幻境我的人设就会变黑消失,直到我重新计划逃脱为止。
靠太精彩了吧这简直就是动画剧情好吗
而且万一我真的在梦里进入异世界了????

伊予&月华 SS.1

伊予和月华是我的俩儿子。
伊予是人类最强血猎,月华是本族第三代的纯血始祖吸血鬼血统继承人,想死死不了那种体质。
伊予凶巴巴毒舌技能满点面瘫吐槽役,月华轻微任性弟弟型猫系 。
是很绝的绝配了,是一对。
热素冻素之类的魔法元素参见SAO的UW篇元素,用处基本一样不过召唤的术式不一样就是。
接下来就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SS

I=Iyo=伊予
T=Tsukika=月华

I:说起来上次我给你那瓶我的血,味道怎么样?
T:唔……很好喝,喝起来有种嗑药的,很爽的感觉,但是就是好冰……冷死了好吧冬天喝真的会冷到要死……
I:被冻素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冷?不冻就会坏掉啊月华同学或者你想喝坏掉的吗?那是给你应急用的啊装在瓶子里你还指望他和我体温一样啊……
T:这我也不是不知道啊但是真的冷啊……【扭头】冷了没有直接咬的好喝,直接咬的话是暖的更好喝点。
I:我又不是不给你咬我啊你饿了跟我说不就行了……而且我该不该吐槽一下你是吸血鬼为什么对温度要求这么高?
T:……【被说中了】
I:所以以后觉得装瓶子里冷的话我给你咬不就行了……反正你要我的血就够了。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