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陽☆マモコウ尊いぃぃぃぃ

マモコウ尊い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ぃ!

#卫昂全年龄向非公式文本合志《LILA》一宣

啊——终于赶在老卫生日最后一小时把宣搞出来啦!虽然十分直男x

目前预定通贩限定,是否场贩取决于随后的印调问卷。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ww

#日本时间2018/10/5 00:00
#藤村衛2018生诞祭

那是不知何处降临的无名之神,
血液中流淌星辰、大地灵气及无尽的光辉,
歌唱之声甚于圣人手下的曼陀铃琴,
弹奏之曲高于天使带来的神谕之音。
雨中深紫红的发尾滴落的是闪光的音符,
踏着雨后积水的脚步奏出的是悠远的歌。
他的心汇集着天空、星辰、世界的形状,
还有一切的美丽,
并将其沉积于五线谱形成无数曲宇宙的赞歌。
其之壮美吾之拙笔书写于此的赞美诗且不可述出分毫。

吾现世的神明,
愿君永恒。

彩虹屁完毕。
这回是我第一次正经摆阵拍阵画贺图【还被人说像拜神】,也是第一次加上蛋糕【其实是松饼】x
但是我这加起来不到1K元的谷子居然能摆出这么华丽的效果真的惊到了
喂食play真好玩x
我也不多说了,他的好真的不能用语言形容。
总之,最可爱的唱着歌的大哥哥,下一年也要一直一直这么可爱啊。

鸣谢:
阿凛太太,出给我激安圆盘set
我没有崩掉的sai和ps
老妈,提供了唯一一张不土味的紫色布
还有提供拍摄建议的太太们x

来嘛xx我觉得没人会理我

我的儿子很少有公开正剧的。
但是其实故事都是想好的。
比如未公开的燕哥和鹤,连歌都写出来了。

清了很多关注和很多tag
狠狠地断舍离了。
算是和自己的过去告别吧

「时钟塔的裂痕」角色招募

这是一个角色招募。
正文将会从十月至十二月我交完目前欠稿开始。
参加方法:请将您的角色详细设定交至邮箱1339386584 @qq.com,仅有文字说明可以直接发私信。

不负责任梗概:
这是遥远时间夹缝中的小小世界
三大陆围成玫瑰花蕊状,中心的小岛被唤作时计岛。
世界中生活的所谓「人类」被唤为「人偶」,亚人的血猎族与血族以及兽人过着与人偶平等的生活。
星辰与极光的星之大陆北帝国,桃源乡般无忧无虑的春之大陆东帝国,常夏无冬的花与舞之大陆南帝国。

时钟塔上不死的人偶少年与唯一的人类,
永生的始祖血族与最强血猎,
北帝国王子与帝国公爵的病弱长子,
时钟塔的地下及世间某几处存在的五只封印魔物,
世界的真相被封印于不知何处。

这是揭开世界真相的旅途。

人物设定↓
001
Mobius
时钟塔的守护者。原来是被恶意毁坏的人偶,被Canaria. Rubus捡回时钟塔修复之后和Canaria共同生活于时钟塔。

002
Canaria.Rubus
世界中唯一的真正人类,被尊称为老师,是世界最初的住民,有修复被毁坏的人偶和人偶灵核的能力,同时也有治疗任何生物的魔法。
也许是世界真相的一个节点。

003
夜月「よつき」
血猎族迄今为止最强的天才血猎,力量反噬也最大。在一击就能杀死吸血鬼的同时,就算是只有渗血的刮伤也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恢复时间。接受朝夜「アサヤ」的委托杀死朝夜无果,目前与朝夜同居研究杀死朝夜的方法。

004
朝夜「アサヤ」
血族当代的始祖,不死。对一切血族天敌免疫,用尽全力的夜月只能刺瞎他一只眼睛。因为容易暴走伤人所以自己找到夜月要求杀死自己

005
Lyra.von.Pleiades
北帝国第三皇子,逃家中,居于皇都的第三区维尔戈公爵府附近一家公寓。平常用名只用Lyra,虽然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他就是逃家的皇子。
和Corona.von.Virgo是幼驯染。

006
Corona.von.Virgo
皇家御用占星术师家族长子,身体孱弱,严重哮喘。占星术天才。姐姐是宫中女官,目前是见习皇家占星术师。就算见风就会犯病还是喜欢和Lyra到处跑。

大概招到7个就会停!我开心可能会印成实体x位置先到先得xx

想要被爱却又一直不敢被爱,一直从在逃避的ヤマ桑,怎样表现才好?

After the ending of all.

※边哭边写。
※精神错乱通篇胡言乱语的ooc雷文
※路人小姑娘视角 。
※所有有引号的话都是用日语表示的,突然觉得不这样就没有感觉。
※可能引发某些人不适就打了分割线。
※是Battle后的剧情。
※如果接受不了这样的感伤之作就拜托大家动动手指跳过吧,抱歉我的拙作伤了大家眼。
※不是很想接受撕逼,所以我再说一次,接受不了我的感伤之作就请跳掉吧。
※这么厚的注意事项和FT和分割线绝对从外边看不到的吧。















————————————————————————————————
————————————————————————————————
——————————————分隔线——————————————
————————————————————————————————
————————————————————————————————



大屏幕上的清算结果淡化变暗,台下女孩们的尖叫呼声渐渐退去。
现在看来过度明亮的白色聚光灯带出三人的影子,印在白得可以形容为冷漠的地板上。
牵出一如既往的笑,说出道歉和致谢的话语的时候,一郎先生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不知道。
我从TDD刚刚出名的时候开始关注他,记忆中他赢的时候笑中满是纯粹的快乐和骄傲,这样输的时候总是这种读不懂的表情。
「ありがとう」啊「悪いな」或者「次は絶対に勝つ」什么的,永远都是一样的语气,藏着感情的那种语气。
有几秒场内很安静,安静得不像是Rap battle的会场。
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三郎君在悄悄抹眼泪。
在这安静之间不知道场内哪个角落,传来了一声几乎可以称作撕心裂肺的大喊。
「Buster bros——最高!!!!!!大好き!!!!」
一个还带着稚气,未熟的少女音,发出了似乎从身体最深处爆发出来的,响彻整个会场的尖叫。
站在前排的我清楚地看见一郎先生和二郎君三郎君的眼神一瞬间变了。
那三双异瞳中似乎是兄弟的心电感应一般同时掠过了惊讶。
半秒钟的全场惊讶后,另一个角落传来了另一声同样的尖叫。
稍稍成熟的声音,带着无可否认的自豪。
一声,又一声,接下来是更多。
青年OL,年轻女子,女高中生,甚至有初中生的声音混杂起来,高声呼喊的声浪逐渐溢满有些昏暗的会场,就像是老故事里溢满房间的蜡烛的微光。
「泣かないで」
「大好きだ」
「ありがとう」
「お疲れ様」
「最高でした」
各种各样的呼声似乎要掀翻屋顶。
我也不自觉地张口呼喊,出声的一刻才发现声音已经哽咽得听不出是什么。
一郎先生聚光灯下的脸上,刚刚惊讶的表情盖过的笑容又重现了。
那是比一切都要耀眼的笑颜。
他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再次传遍全场。
「ありがとう!」
转身离去那刻,他的眼里似乎有微光。










真的。
莫名想到了这个场景,就用粉丝的视点写了。
如果给人带来不适的话真的太抱歉了……
目前我是什么都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的状态。

【置顶】紫阳花的栽培方法

本人紫阳/諒,破写手,主产DRB/爱娜娜/月普罗。
二次几乎没有雷点,硬要说我吃不了大里和望廉的爱情向。
大型杂食炖锅。
世界第一呕月云了相关,完全禁止。
业余爱好手作,正在搞ob11,目前改头工事中。
不时拼个高达。
其它地方,雷点有滑冰选手生腐,mxtx相关,凹凸人,第五人格等。深交即可get。
生腐目前已经没在吃了。
相处愉快。

【占tag】三周年点文

只需要关注我并评论三周年想对爱娜娜说的话,就可以点梗/点CP,抽一人写一篇3000+的短文。
对,只要抽到你点啥我就写啥。
注意事项:
不可以同时点梗和CP,怕一些太刁难的我写不来。
❌路人攻或路人受/乙女【当然和纺妹不算】/月云了相关
这些将会直接被过滤不予受理。
必须同时关注评论!
评论量不过10不开,直接问亲友点梗。
开奖8/25日,一个月内完成。